草草免费直播在线观看手机官网

2.2分烂片之导,洗白了

发布日期:2021-11-16 09:52    点击次数:62

郑重声明,本文绝对不涉及人身攻击,如有意外,纯属意外。

有那么一档综艺,开播消息一官宣,立马就引发了网友的群嘲和兴趣,一年一度的大型撕逼爆款综艺又来了!

没有错,它就是鹅厂出品,《演员请就位》的姐妹篇《导演请指教》。

这是一档导演竞技真人秀,由四个制片人作为导师,带着16位导演同台竞技,角逐年度最具价值导演荣誉。

节目组有钱任性,要资金给资金,要演员有演员,包括惠英红、胡杏儿、齐溪、喻恩泰、李诚儒等等,导演只要专心拍片就行了。

为啥它一官宣就引发了群嘲?

原因就在导演的阵容上。

这16位导演,有资深的,比如拍出了《胭脂扣》《阮玲玉》等华语经典的导演关锦鹏。

有刚刚崭露头角,表现不俗的新人,比如《黑处有什么》的导演王一淳。

同时,还有一些让人一听不免有些皱眉疑惑的。

比如,创造评分奇迹的影评小能手毕志飞,擅长土味翻拍的汉化达人包贝尔,可能是最近不太想接客的梁龙,华谊公主王文也……

也就是说,无论水平啥样,做没做过导演,只要你有导演梦,有话题性,或者有背景,我们就都能让你上。

这不明摆着要搞事情么?

肉眼可见,撕逼互怼一触即发,话题热搜妥妥预定,“三如”场面正在路上。

流量这一块算是被鹅厂玩明白了。

这两天,《导演请指教》第一期的上下集播出了,我也在第一时间去看了下,果不其然,是你,是我熟悉的味道。

简单来说,第一个阶段,《导演请指教》的规则是这样的。

16位导演从16个经典IP中选择自己喜欢的进行创作,然后在演员池与演员们双向选择,之后拍摄成片,分成8组两两PK。

在PK现场,王晶、方励、陈祉希、郝蕾四位制片人,将对导演的作品进行点评,决定是否考虑与这个导演合作。

而除了制片人以外,现场观众里还分为大众观影组和专业鉴影组,他们在观看中决定是否按下离席键,这会影响影片的总票数和是否停播。

影片播放完毕后,他们将和制片人、现场其他演员一样,都有机会对影片进行点评和质疑。

这味道,是不是啧一下就上来了?

在第一期上里进行PK的是相国强和包贝尔,两人所选的IP都是《哪吒》。

相国强大家可能不熟,他是个大学老师,在学校里教的就是电影,理论扎实,经验也不少,《少年巴比伦》就是他拍的。

他带来的《哪吒闹海》主角一个名叫李拿的男孩,他的爸爸年轻时是这一片的老大,人称托塔爷。

现在时过境迁,托塔爷只能坐轮椅,当地已经换了搞强拆的龙哥当老大。

本来李拿就对龙哥不爽,听说女孩小芳被龙哥骗了后,他来劲了要替人家出头,于是戴着哪吒面具跑去给了龙哥一巴掌。

这一巴掌之后所有人都来埋怨他,怕老李家招致龙哥的报复。

他的爸爸也是如此,坐着轮椅都不能阻挡他对李拿连打带骂教训一翻。

本来李拿并不觉得怎么样,没想到,小芳翻脸不认人,所有人和他强调事态的严重性。

于是,他自己也开始害怕,最终在爸爸因为这事被找上门的人气到住医后,决定给龙哥道歉。

结果这时,警察来了,龙哥因为涉嫌黑社会被抓了。

在故事最后,李拿把一只塔交给了爸爸,父子俩达成了和解。

直观看来,故事非常老套。

王晶直指这个题材香港至少拍过五六十部,李诚儒评价它“毫无新意”。

然而,相国强对这些批评却完全不能接受。

在争辩的时候,他给出了很多解释,其中有一句,我看的时候当场就笑喷了:

“我没想过把它做得太过正常,用了很多技巧,还有很多形而上的东西。”

的确,就像郝蕾所说,这片子玩了不少花活。

分了章节,做了各种碎剪、跳剪,手持摄影、移动镜头通通搞起来,符号隐喻(比如塔)更是不能少。

可是,这些花活真的玩得好吗?并没有。

就比如有一场戏,李拿和一个哥们喝酒,对方在强调得罪龙哥的可怕,镜头一直就在那摇来摇去,摇得人脑瓜子生疼。

这是在暗示人物内心的波动?还是在制造紧张焦虑的氛围?或者为了形成一种临场感?

反正我是通通没get到,只感觉炫技和做作。

至于他所说的形而上,大概是指父权困境、群体之恶、生存焦虑之类的。

且不说这些话题被讨论过了多少次,已不能算多新鲜,单就呈现的效果而言,他也没有讲清楚啊!

在有限的时间内,只顾着玩深刻了,连人物的动机都没给予足够的铺垫,难怪方励大呼“一头雾水”。

面对质疑,相国强明确表态自己要走的不是一条商业影片的路,还搬出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给自己抬轿。

虽然态度还算诚恳,但骨子里的高傲自负却完全遮掩不住。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祝福吧。

相比相国强,包贝尔带来的《哪吒》就简单多了。

故事分两条线展开,一条是男主看到一女孩被校霸欺负,于是打了校霸。

后来,家长找到学校,不分青红皂白指责男主,只见男主情绪上来了,直接跑上天台要用命赔偿。

一条是一个女人怀胎十个月,胎儿却只有三月大。

她被逼打胎,被逼离婚,最终怀孕三年后独自生下了孩子。

是的,男主就是这个孩子,女人给他取名为李哪吒。

李哪吒本想纵身一跃,却在迈出最后一步时想起了妈妈,于是放弃了跳楼。

这个故事比相国强的观感要好一些,但仍然也存在着不少问题。

比如,交叉剪辑的两条时间线并非同步,女人那一条是从怀孕到生娃的过去,而男主这一条则似乎就这几天的事。

这个交叉剪辑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形成彼此呼应的节奏,并恰好卡在最后做一个反转。

在片中,女人说出给孩子起的名字之时,也正是男主决定不再跳楼之刻。

而在这之前,影片则做了一个假的结尾:男主跳楼腾空,旁白里唱着“我命有我不由人”,瞬间长出三头六臂化身哪吒。

但也因此,碍于片长所限,每条线都不完整,很多地方没有说的特别清楚。

只不过,片中的瑕疵,都被包贝尔通过情绪和演员的表演给盖过去了。

这里面的情绪,一个是男主妈妈作为女人所受到碾压与苦难,一个是假结尾男主化身哪吒的高燃时刻。

这几年,观众爱看的不就是这?

在现场,专业鉴影组的北影副教授孟中就对上面的问题发出了质疑。

对此,包贝尔是怎么做的呢?

他拐来拐去,最终居然打起了感情牌。

不是我冷血,只是这一招,大家怎么还没腻歪?

而除了这点不算批评的批评以外,现场基本就成了夸夸群。

无论制片人、演员,还是大众组、专业组,基本上都在对包贝尔鼓励和赞赏。

不是说不能夸,但捧成这样,有没必要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包贝尔拍出了一部旷世神作呢。

结果显而易见,在这场PK中,包贝尔胜出,获得了所有制片人的青睐。

在周六播出的第一期下中,PK双方是梁龙和毕志飞。

梁龙带来的作品是《疯狂的外星人》。

黑白片,比较有实验性,也比较自我,表现的是一种情绪,刚播几分钟就因为按下离席键的观众太多而停播了。

这个片子,直接导致大众观影组和专业鉴影组撕了起来。

专业鉴影组说看到了异类、孤独、悲伤,大众观影组直接回怼:你们就是故作高深!

这其实,就是专业人士在解读影视作品时与大众间的一种隔膜。

品味的差异来自于审美训练,专业人士有着一整套自洽的美学体系、逻辑体系和语言系统,这并没有什么。

但与此同时,如果专业人士总是抱着一种俯视、启蒙大众的姿态,那么大众会接受吗?什么,你在教我做事?

如果你问我怎么看梁龙的片子,我会和梁龙的说法一样,没看完整原片,不予置评。

相比之下,毕志飞也比较“胆肥”,他直接搞了一部《新小城之春》。

要知道《小城之春》可是百年百大华语电影之首。

不开玩笑说,为了这片毕志飞还真挺受委屈,哪怕他的《逐梦演艺圈》烂出天际,我都与他共情了。

选演员时没人跟他,要走位演员有意见,到了PK现场,连一个参与的演员都没来。

整体来说,《新小城之春》对于他来说已经很有进步。

片子呈现出的状态很稳,但手法和故事内核则完全没啥新意。最要命的是,片子把《小城之春》改成了一个现代版的托妻故事,这价值观的保守程度,你敢信?

刚开始时,还是有一些人对毕志飞进行鼓励的,但紧接着,专业鉴影组和李诚儒开始对他轮番轰炸,越解释越错,越错越被狠批。

到了最后,制片人里,郝蕾和陈祉希为梁龙亮了牌,而他则无人问津,你说惨不惨?

上下期看下来,《导演请指教》还是有着非常高“可看”性的。

一方面,它制造了一个互怼闭环的场域。

制片人、导演、大众观影组、专业鉴影组,以及以李诚儒为代表的演员,他们之间,随意抽取两个都可以就一个作品,一个观点开撕。

比如,对包贝尔的作品,制片人的点评都集中在情感上,这让专业鉴影组的孟中不解,为什么评价标准不统一,有时只谈感情方面,有时又谈论技术。

接着,他为相国强鸣不平,表示我敢保证电影学院毕业的,技术方面不会成问题。

没想到,郝蕾直接来了句:

不是说哪个学校的他就一定技术好,从专业学校毕业了,拍得很烂的,改了行的多得是。

就这火药味,你说看着爽不爽?

另一方面,我们也能从中窥见中国影视产业上下游各种有趣现象。

这里面首先是有一些学院派的尴尬,他们的理论和技术都不成问题,但往往过于自命不凡,既不愿做商业片,也尚未拍出优秀的艺术片。

于是,他们总是在小圈子内进行自我体认,执迷于文本的解读空间,拍一部片子,没等观众看出来啥,他们内心里就已经写了好几篇深刻的影评了。

另外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就是抱团效应。

仔细对比大家的点评,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根据作品本身进行客观评价,导演的咖位、交情、资源等等,都影响着他们下出什么样的菜碟。

对有些人,就明批实夸,以批带夸,对另外一些人,就可以批得体无完肤,甩开膀子。

这里面真的没有一点私心?

在我看来,《导演请指教》整个就一中国影视行业图鉴。

这样的一个综艺,它的质量很高么?不见得,但它的热度却一定很爆。

看了它别的不敢讲,但有一点可以保证,你绝对能知道为啥我们有那么多的烂片。

篇幅所限,更多内容我就不多说了,如果你也认同我的观点,那就点个赞,让更多的人看到吧。

今天就到这里!

拜了个拜~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沼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