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的位置:不用充会员的污软件-草草免费直播在线观看手机官网-人畜人马狗 > 首页 > 从幕后到台前,音乐总监“告急”

从幕后到台前,音乐总监“告急”

发布日期:2021-10-13 00:02    点击次数:176

文 | 曾亚丹 乔娜坤

十一假期已过半,这个夏天火热开启的各大音乐综艺节目也已经落幕或接近尾声。

《少年说唱企划》迎来最后的录制,Capper一路过关斩将,毫无悬念将会是今年爱奇艺说唱节目的冠军;《黑怕女孩》由Jinx周、林凡、叶晓粤组成的“日出俱乐部”夺得最强厂牌;9月17日,《草莓星球来的人》决赛,武汉乐队海皮威尔拿下冠军;《说唱听我的》网上爆料冠军也已选出。

骨朵热度指数10月6日的排行榜显示,在9月的月榜中,芒果TV的《披荆斩棘的哥哥》以单月播放量19.9亿居于第一,B站S+级综艺《我的音乐你听吗》、腾讯视频《明日创作计划》、《黑怕女孩》和爱奇艺的《炸裂舞台》、《少年说唱企划》等紧随其后。

尽管今年上半年偶像选秀节遭遇重创,但音乐综艺依然繁荣。上半年各大卫视已经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第二季度网络平台开始发力。从结果来看,除了热度指数居高不下的大湾区哥哥,无论是竞技性的歌手音综还是垂类音乐选秀综艺,毫不例外地都缺乏大众化出圈的舞台和作品,多少令行业感到意外和遗憾。

自从2012年7月13日首播的《中国好声音》节目横空出世,创造“万人空巷”的收视率后,节目也一举带动扭转了音综市场的收视颓势,自此,音综赛道繁荣吸金的趋势一直延续到现在。在这个过程中,音乐综艺不仅面向华语乐坛输送了一大批新兴音乐明星,隐身于幕后的制作团队也逐渐地浮出水面。

如果说湖南卫视《歌手》节目让梁翘柏这个名字在大众中走红,音乐总监岗位有了“明星化”的趋势。那么,爱奇艺一档《中国有嘻哈》让音乐总监刘洲一举走红,随后其因侵占投资款入狱的消息更让大众对音乐总监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原来音乐总监在本职工作音乐之外,还会涉及到一本经济账。

从刘卓、捞仔、梁翘柏、郑楠、谭伊哲、陈伟伦再到新世代Kenn Wu、Mai、陈令韬等,一批音乐制作人伴随音乐节目的繁荣而不断成长,被大众看见。

那么,当下活跃的音乐总监是如何在时代红利的加持下抓住了机遇?年轻一代的制作人还有机会吗?

从幕后到台前,赶上了时代红利

音乐总监一职以往在多数人的印象里只存在于幕后,负责节目中一切关于音乐的部分,包含选曲、作曲、器乐、人声甚至是音效等。通常,从音乐制作人到担任音乐节目的音乐总监,是较为常见的人才输送方向。

早前有带领高速公路乐队在《快乐女声》亮相的“山河老师”,后来有《我是歌手》的“梁翘柏老师”。节目中无论是主持人还是歌手,一曲结束后都会主动发表一番感谢之词,节目镜头也会对向这些在舞台角落的他们,渐渐地,综艺节目的音乐总监被许多人认识。

2013年,梁翘柏受邀担任《歌手》节目音乐总监一职。《歌手》做了八季,梁翘柏也做了节目八年的音乐总监,《歌手》总导演洪涛曾笑言称“梁翘柏是唯一一位没有被淘汰的‘选手’”。

一路追随《歌手》走下来,大众已对梁翘柏感到十分熟悉。在第四季《我是歌手》中,节目组特意留了时间给梁翘柏介绍乐团所在的乐手们进行一一SOLO,包括鼓手郝稷伦、打击乐手刘效松、键盘手杨阳、靳海音弦乐团、爱之音合音组、键盘手刘卓、达日丹、尹乐洋、贝斯韩阳、吉他手Tommy、黄仲贤。

在《歌手》任职期间,梁翘柏带领旗下乐团一起为观众带来了许多精彩现场,许多歌曲经过《歌手》舞台的演绎后,已经成为了经典,比如林志炫翻唱的《烟花易冷》。李克勤曾在节目中说“没有他(梁翘柏)就没有这么好的音乐”。这些歌曲不仅霸占音乐平台榜单,线下也成了KTV常客的必点曲目。

伴随《歌手》的成功,令大众熟知的不仅有音乐总监,舞台上的其他乐手也被大众认识。在《歌手》这档节目中钢琴伴奏的键盘手刘卓,在《中国好声音》第三季中开始担当乐队总监。此后,2016、2017年在节目《梦想的声音》中担当音乐总监。

在《梦想的声音》中,许多熟悉的乐手同样出现,比如在《歌手》中出现的打击乐手刘效松、键盘手尹岳洋、靳海音弦乐团,以及在《中国好声音》中担当音响总监的金少刚。

今年刘卓担任了《为歌而赞》的音乐总监,这档节目是今年目前为止较有讨论度的节目之一,浙江卫视在抖音官方发布的张碧晨演唱的《星空剪影》视频有着159万的点赞量。

与刘卓熟识的音乐人谭伊哲也是著名音乐制作人,在《我是唱作人》、《明日之子》、《声临其境》、《明日创作计划》和《这就是街舞》等节目中担任音乐总监。

7月17日当天谭伊哲带领自己的团队T.Y.Z Music完成了包括蔡徐坤演唱会、黄龄演唱会、毛不易的音乐节、北京卫视《最美中轴线》的四场演出。8月14日当晚更是参与了包括《明日之子》、《这就是街舞、《最美中轴线》三档S级节目。

同样以高产著名的郑楠,曾担任《这就是歌唱·对唱季》、《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创造营2020》以及最新的《我的音乐你听吗》的音乐总监。

郑楠因制作S.H.E、林宥嘉、华晨宇等歌手的专辑为人熟知,担当音乐总监的《偶像练习生》节目反响良好更是让他被许多粉丝认识。

2018年郑楠组建了自己的音乐厂牌SPEEDBUMPS MUSIC,成员包括混音师赵靖,作词人吕易秋。今年6月17日,厂牌签约华纳音乐版权。

综艺市场繁荣,一大批音乐综艺节目需要音乐总监把控全程,当需求端有了更为充足的发展,有实力的音乐制作人也在时代红利的加持下,自然而然地拥有了更多被看见的机会。

懂歌曲制作+演出制作,

音乐总监没法批量复制

如今,部分观众现在已经能从一档节目的歌曲编曲风格中猜测出其背后的音乐总监担当,甚至有音综爱好者观众因为节目邀约了哪位音乐总监而决定是否观看节目。

综艺节目中的音乐总监多数需要现场伴奏,这就要求总监们拥有大量的乐手资源。从这些音乐总监的从业经历可以看出,多数人都拥有不少演唱会项目的背景。

梁翘柏1985年组建浮世绘乐队,后在Beyond《接触生命》演唱会上担任合唱被许多人认识。1992年,梁翘柏转去纽约学习电影,1997年梁翘柏回到香港后开始音乐制作生涯,与卢巧音展开紧密的合作,此后为王菲制作同名专辑《王菲》、以及为陈奕迅制作《红玫瑰》等。

2010年,梁翘柏担任王菲复出演唱会的音乐总监,2013年受洪涛邀请,担当《歌手》的音乐总监。

洪涛在搭建幕后团队的过程中找到梁翘柏,对他表示“乐手、和声、调音师、音响设备,我都要最好的”。于是在《歌手》的舞台上,我们看到了知名调音师何飚以及贝斯手单立文等其他优秀乐手。

同年,梁翘柏担任湖南卫视《中国最强音》的音乐总监,之后又在湖南卫视另一档重磅节目《幻乐之城》中担任音乐总监。2015年梁翘柏做了三档大型节目的音乐总监,是业内出了名的“工作狂”。

刘卓2004年来到北京发展,2005年担任李圣杰、吴克群、戴佩妮、品冠等歌友会音乐总监。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刘卓透露第一次参加音综这样的节目是第一季的《中国好声音》,当时作为那英的乐手出演。在《中国好声音》时刘卓接到了歌手胡海泉的电话,胡海泉对他说“要参加一个节目,需要一个编曲,你帮我们做编曲吧”。后来,梁翘柏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可以去弹钢琴”,于是刘卓就开始了与《歌手》结识的缘分。

△ 刘卓

谭伊哲曾在四川音乐学院学习,后来前往多伦多学习音乐制作。2004年,谭伊哲从乐手和编曲做起,在张亚东的音乐厂牌做编曲制作的谭伊哲与李宇春、李健、莫文蔚等人合作积累了不少作品。后来谭伊哲赶上了第一波选秀潮,与李宇春展开紧密合作一起成长了起来。

谭伊哲此前做过多场演出的音乐总监,从湖南卫视台庆现场到中国音乐歌曲排行榜颁奖晚会,然后到李宇春的全国巡演、那英的世界巡演以及各种大型群星演唱会。

△ 谭伊哲

丰富的演出经验使音乐总监在音综节目里的现场如鱼得水,无论是节目录制前不停地彩排还是现场直播的压力,音乐总监都能保证节目的音乐部分有条不紊的进行。

但近几年,随着以说唱、摇滚、民谣、国风为代表的垂类音乐蓬勃发展,音乐节目对音乐总监这一岗位的要求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提出了新的挑战。

此外,随着知名音乐总监及团队制作费和身价水涨船高,节目组和平台在考量音乐总监及团队的“性价比”与“音乐性”的同时,也逐渐会有更多新的考量。

去年,B站出品的节目《说唱新世代》音乐经费有限,幕后团队反而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为选手们打开了说唱音乐的新局面,输出了一大批被年轻人追捧的新歌。今年,《说唱新世代》的音乐总监、新加坡知名制作人Kenn Wu就出现在了腾讯视频原创音综《明日创作计划》的主创团队名单中。

相较于一众前辈,Kenn Wu则显得“不出名”得多,名字并不被外界所熟知。但从履历来看,Kenn Wu合作的音乐人大都为新一代音乐偶像,得到了诸多大牌音乐人的认可,无论是刘柏辛还是易烊千玺,Kenn Wu对于潮流音乐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他创立的氧气音乐团队也较为国际化,横跨北京、伦敦、亚特兰大、洛杉矶、纽约、阿姆斯特丹等,音乐制作经验丰富。

△ Kenn Wu

最初,B站主动找上门来,邀请Kenn Wu合作,在Kenn Wu几经犹豫最终决定加入节目后,节目组却又反而担心起Kenn Wu没有音乐综艺节目的经验,怕产出的音乐质量达不到预期。这其实也正常,一位有潜力的音乐制作人要真正成为一档节目的音乐操盘手,各方都要冒一定的风险。

好在Kenn Wu不负众望,把控从选曲、定制化制作编曲、录制DEMO、演出录制、剪辑/修音到混音、母带等各个环节,在这个过程中,尽管也有很多遗憾,比如高强度的工作在极短的时间内制作40余首歌曲,来不及处理更多地音乐细节。

但无论如何,Kenn Wu和他的团队做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对这档节目做中文说唱的理解:没有帮派和枪杀这些黑人说唱音乐的生活场景和基础,但年轻人可以借助说唱音乐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成长,这一点毫无疑问为B站第一档音综《说唱新世代》一举打响行业口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因此,今年Kenn Wu获腾讯视频邀约出任《明日》音乐总导演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位活跃的音乐总监陈令韬则与爱奇艺密切相关。陈令韬是《中国新说唱》2019年的节目127强,一个在节目比赛中排名百名开外的选手成为音乐总监,这个故事多少听起来有点“玄幻”。事实上也颇有戏剧性,《中国新说唱》里刘洲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抬头为“音乐监制”的陈令韬。

在那之前,他是一位说唱圈的幕后音乐制作人,在《中国有嘻哈》里也承担了音乐的大量执行工作。尽管不在台前,但有着丰富的说唱音乐制作经验。《中国新说唱》后,陈令韬更多地出现在一系列音乐综艺节目中,职业发展顺风顺水,也从说唱圈跨界到了偶像选秀圈。

二八法则下,

行业需要“匠人精神”

由于选秀和音综的大量兴起,能够担任大型音综或者演唱会音乐制作的制作人屈指可数。

许多人一年担当好几档节目的音乐总监,再加上接的音乐制作和演出制作项目,身兼数职,行程比很多知名艺人还要忙,一年下来根本没有喘息的时候。

在音综节目中,音乐总监不仅需要丰富的现场经验去应变突发情况,还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和音乐人沟通编曲方向,可以说是非常辛苦的角色。

在歌手没有自己找其他编曲老师的前提下,许多歌曲的改编都是与音乐总监进行沟通,比如《歌手》录制期间,梁翘柏忙到每天只有3、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音乐总监也不是万能的,选秀类综艺可能要求歌曲多改为舞曲,而音乐总监很多有着自己比较擅长的编曲风格。

在《偶像练习生》担任音乐总监的郑楠第二年转身被《创造营2020》邀走;今年《谁是宝藏的歌手》的音乐总监董健剑此前曾是东方卫视节目《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音乐总监;梁翘柏曾一年担当过3档节目的音乐总监。

此外,各种跨界项目,无论是演唱会、晚会、唱片、音乐剧及影视作品的音乐制作,这些项目也都在争取如上这些知名音乐制作人的深度合作,项目根本接不过来。在这种情况下,音综找音乐总监也更倾向于长期合作,与提前锁定艺人档期的道理一样,尽可能降低合作风险。

今年《创造营2021》的音乐总监是担任过《中国新说唱》音乐总监的陈令韬,但陈令韬本质是做说唱音乐,对讲究舞台感的偶像选秀综艺来说发挥有一定的局限性。在大众心中更擅长慢歌改编的刘卓在《乘风破浪的姐姐2》里遭遇了粉丝的质疑,相反其在《经典咏流传》这样的节目中,表现就有口皆碑,受到观众认可。

显然,一档音乐节目能否成功,音乐总监所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现在,知名音乐制作人都有自己的公司和团队,淡出业务一线也属于正常现象。

例如,梁翘柏于2015年正式入职陌陌,担任陌陌现场首席内容官。在陌陌布局音乐业务的这些年里,梁翘柏始终扮演着专家和业务版图开拓者的角色。2016年,在陌陌的支持之下,由梁翘柏作为创始人的酷博特文化正式成立。这些年,酷博特以音乐为核心,布局于综艺、影视、版权、艺人经纪等和音乐结合的文化产业链。

一方面,以梁翘柏为代表的一批流行音乐领域里的顶级制作人,开始淡出节目业务。另一方面,新一代音乐总监的成长速度也较慢,垂类音乐领域里缺乏真正能够深刻理解某一品类音乐的知名制作人,大胆启用新人也冒着一定的风险。

因此,在一些垂类综艺中,由于制作经费有限,且原创音乐个性化和多样化的特点、声效更为重要,所以节目组干脆就没有明确音乐总监这一职。

比如在《乐队的夏天》第一、第二季中,节目组没有明确的“音乐总监”一职,只有音响总监金少刚及团队。今年《草莓星球来的人》也没有对外公布明确的音乐总监岗位,而是细化到了音响总监、音响设计、音频制片、调音师、录音师等等职责。

不过,尽管音乐节目这条细分赛道的市场在不断扩容,但从音乐制作人到操盘一档音乐综艺节目,担当“音乐大总管”的职业路径,却没有外界看到的那么顺畅。

市场供需不平衡,对于平台和市场来说,可以选择的优质的音乐团队并不多,能够高质量完成华语专辑制作的制作人本就稀少。在这个情况下,还要找到既能完成现场统筹,又能找到合适乐手以及短时间内解决节目歌曲大量改编和编曲能力的制作人更是屈指可数。

与此同时,尽管这几年在知名制作人和音乐公司带领下,开始出现专业制作服务团队,产业分工和幕后链条逐渐成熟,但依然没有改变制作人“匠人”的本质职业使命。师傅带徒弟,二八法则在制作服务领域依然发挥着指挥棒的作用。

事实上,行业内外争抢邀约音乐制作人的内卷,其实也反应了行业发展后,对优秀编曲人才和具有综合实力的制作人需求量大的事实。

正如陈珊妮在金曲奖上科普音乐制作人所谈到的一样,在音乐和音乐之间,整合一切琐碎与创意,用另一种匠人精神做到极致,做到无可替代。这也正是音乐制作的魅力所在。

长尾音乐人最好的出路,可能是去卖保险?|职场观察

我在做音乐,我也在卖保险。

音乐从业者,如何与音乐平台产生化学反应?

普通音乐人的命运,与流媒体平台的发展、媒介渠道的更迭、音乐宣发玩法与变现模式的演变,高度融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