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的位置:不用充会员的污软件-草草免费直播在线观看手机官网-人畜人马狗 > 首页 > 国常会定调电价上涨!高耗能行业压力骤增,专家:现在不涨,更待何时?

国常会定调电价上涨!高耗能行业压力骤增,专家:现在不涨,更待何时?

发布日期:2021-10-13 16:01    点击次数:152

  从发改委吹风,到国常会定调,电价上调的靴子终于落地了。

  10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部署做好今冬明春电力和煤炭等供应,保障群众基本生活和经济平稳运行。

  会议指出,要改革完善煤电价格市场化形成机制,有序推动燃煤发电电量全部进入电力市场,在保持居民、农业、公益性事业用电价格稳定的前提下,将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由分别不超过10%、15%,调整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并做好分类调节,对高耗能行业可由市场交易形成价格,不受上浮20%的限制。

  消息公布次日,南方电网于10月9日在官方公众号发布《10月1日开始执行新电价政策》,自2021年10月1日起,广东执行峰谷分时调整与尖峰电价的新政策。其中针对非居民用电,将执行尖峰电价——峰段电价基础上上浮25%,即平段电价的2.125倍。

  事实上,电价上涨从酝酿到板上钉钉,前后经历3个多月。

  早在6月24日,国家发改委在回复一位网民提问时表示,“与国际上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居民电价偏低,工商业电价偏高。下一步要完善居民阶梯电价制度。”

  7月底,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分时电价机制的通知》指出,各地要结合实际情况在峰谷电价的基础上推行尖峰电价机制。

  在国常会提出调整交易电价前,已有多地出台政策逐渐放开对电价的限制。近期,蒙西、宁夏、山东、上海、广东已陆续宣布允许煤电市场交易电价,在标杆电价基础上上浮10%。此次,国常会首次提到突破20%的浮动范围。

  “此次国常会议对市场交易电价‘基准电价+上下浮动’机制下浮动范围进行了调整,是煤电价格市场化改革的又一次重大突破,表明能源价格市场化改革的步伐不会停止。”10月9日,中关村(行情000931,诊股)发展集团产业经济专家、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政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董晓宇对时代财经分析。

  董晓宇认为,今年以来受煤炭价格推高的影响,“计划电、市场煤”的矛盾更加突出,此次对上下浮动范围的调整,有利于煤电企业将成本压力向用户进行一定程度的传递和转移,释放一定的盈利和保本空间,同时通过电力价格杠杆对高耗能企业的产能扩充起到抑制作用。

  尽管如此,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委会专家安光勇对时代财经表示一定的担忧,消费者以及企业等可能会对电费上涨表现出一定的强烈反应,或带来很多连锁反应,“也有可能会带来整个行业的大变动,尤其是对低附加价值、高能耗的制造业来说更是一个打击。”

  保障居民需求,下决心对高耗能开刀

  家住广州的陈女士平日通过绑定南方电网的公众号交电费,10月9日下午,当她看到公号推送涨价通知,马上转发到家庭微信群。“为了家人看了会自觉节约吧。”陈女士对时代财经记者介绍,家里5口人、3台空调,最近7、8、9月夏季用电每月300-350元,1-4月每月150元左右。她表示,电费调整肯定会使得支出增大,目前还不好说增加多少。

  “用电主体,特别是居民以及能耗低的主体还是受到政府的保护,而高耗能行业才是政府决心调整的对象。”在厦门大学管理学院“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看来,新规划定涨幅可达20%,甚至高耗能行业电价涨幅不受20%限制,这与过去电价涨幅仅可达10%不一样,是很重大的改革举措。

  “在目前电力瓶颈的情况下,如果完全市场化定价,电价可能会涨得比较多。通过电价对高耗能产业的生产成本造成较大的冲击,对抑制高耗能、降低电力需求、满足双碳目标很有好处。从长期来看,可以推动产业结构的调整。”林伯强分析道。

  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2021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一、二季度全社会用电量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7.0%、8.2%。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电厂总发电量为3.87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7%。电力需求猛涨,而电价上涨无疑对于发电企业是利好。

  10月9日,时代财经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电力上市公司豫能控股(行情001896,诊股)的投资者关系部门,相关工作人员称,“目前还没有收到电价上涨的相关通知。我们主营业务是火力发电,如果电价上调会对收益产生有利的影响。”

  煤与电的矛盾一直是能源行业的突出矛盾,过去由于电价不能随时跟着发电成本调整,而煤炭价格跟着市场走,在用电需求旺盛时,电力公司却出现盈利下滑,甚至严重亏损。

  能源专家、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裁祁海珅10月9日对时代财经指出,提高到20%的幅度指标是给燃煤火力发电企业“纾困”了。但具体能纾困多少,主要看用电主体耗能情况的改善程度。

  此外,在煤炭供给方面,国家发改委近期通过组织煤炭企业与发电企业签署长协、保障煤炭运力等措施,保障煤炭的供应。

  据财联社报道,10月7日,一份名为《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关于加快释放部分煤矿产能的紧急通知》下发,内蒙古能源局相关人员表示,要求相关部门通知列入国家具备核增潜力名单的72处煤矿,可临时按照拟核增后的产能组织生产,共计核增产能9835万吨。

  此外,为保障长协落实,9月29日,内蒙古自治区四季度煤炭中长协保供合同对接会在鄂尔多斯(行情600295,诊股)市召开,由鄂尔多斯市29户重点煤炭生产企业全部承担18个省区(市)5300万吨煤源任务。

  尚未落实长协对接的省份,也组织摸查。如,10月1日,陕西省发改委会同各产煤市、省内重点煤炭生产企业迅速摸查全省煤炭产能。

  林伯强预估,电价调整施行一段时间以后,能发挥从需求端抑制煤炭用量的作用;在供给端,政府正在着力让煤炭企业尽可能释放产能,通过增加煤炭供给,双管齐下能使煤炭价格稳定下来,甚至有所下降。

  董晓宇也认为, 煤炭供应紧张局面将会有所缓解,特别是推动具备增产潜力的煤矿尽快释放产能,加快已核准且基本建成的露天煤矿投产达产,从批准生产到真正形成产能虽然会有一定的时滞,但后续煤炭产能会大幅增加,增供效应会在明年一季度明显现。

  成本控制能力弱的高耗能企业将承压

  新规把矛头对准了高耗能企业,延续了今年以来“双碳”目标下,能耗双控的政策精神。

  事实上,以电价调控高能耗行业也并非首次。以电解铝行业为例子,8月2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电解铝行业阶梯电价政策的通知》,电解铝企业消耗的非水可再生能源电量在全部用电量中的占比超过15%,且不小于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上年度非水电消纳责任权重激励值的,占比每增加1个百分点,阶梯电价加价标准相应降低1%。

  新规定的高耗能行业不受电费上浮20%的限制,将对电解铝产业带来什么影响?天风期货研究所资深有色金属研究员胡佳纯10月9日对时代财经分析,电力成本占电解铝总成本30%左右,过去根据山东、吉林这些省份有征收政策性补贴,电解铝企业大概1毛多/度电。

  “新政策的出台,对于大多数自备电企业以及云南这种水电铝影响有限。而非云南地区的市场化交易电量成本受此影响会有所抬升,尤其对成本控制能力弱的企业,边际成本有明显提升。”胡佳纯认为。

  10月9日,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以生产电解铝为主业的神火股份(行情000933,诊股)咨询电价上涨对其影响,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在新疆的生产基地是自供电,不受影响。云南的生产具体受到什么影响,目前情况还不清楚。”

  据神火股份今年上半年半年报,该司利用新疆地区能源优势,在新疆地区打造出较为完整的电解铝产业链条,80万吨/年电解铝生产线配套建设有阳极炭块和燃煤发电机组,同时建设有连接煤炭原料产地和电厂的输煤皮带走廊。而公司控股子公司云南神火,今年上半年受云南限电影响,产能利用率目前只有61.11%,年初制定的80万吨经营计划将无法完成;由于产能恢复时间不确定,具体影响产量暂无法准确预计。

  新规对于无自备电的高能耗企业则产生较大的影响。10月9日,时代财经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郑州煤电(行情600121,诊股)投资关系部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尽管外界看来,电价上涨对煤炭生产公司特别是动力煤生产公司有利,但对郑州煤电来说,并没有多大好处。一方面,目前公司已经没有发电厂,自备电厂去年已经关停。另一方面,电价高了,成本也相应升高。“原材料涨价,所需的钢材、一些大宗物品,日常的消耗、人工等方方面面都会上涨,如果还要让煤炭降价,怎么养活工人?”

  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政府不限制煤炭价格,让煤炭价格可以按照市场供需定价,那么如果电价上涨,他们可以把涨价传递到下游,但问题却在于,目前政府对煤炭价格是有限制的。“外界说煤炭公司今年肯定赚得盆满钵满,我说没有。政府一直从产量供应端进行调控,包括安全、环保各种检查,也严控满负荷生产。”

  此次会议中提到,在保障安全生产的前提下,推动具备增产潜力的煤矿尽快释放产能,加快已核准且基本建成的露天煤矿投产达产,促进停产整改的煤矿依法依规整改、尽早恢复生产。交通运输部门要优先保障煤炭运输,确保生产的煤炭及时运到需要的地方。

  安光勇也担忧,电价上涨可能对低附加价值、高能耗的制造业带来打击。“制造业的利润空间已经很小,毛利率仅有个位数,而如果电价涨幅就达到两位数,这意味着这些企业只能选择关门。毕竟电价涨价并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措施,且要面对因涨价所带来的影响,不得不推出更多后续措施的局面。”

  祁海珅却认为,“这个‘转型阵痛期’确实会存在一些矛盾和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但现在不这样做,更待何时?如果只是为了一时的经济发展和GDP数字的好看,这种累积的诟病对于往后的管控难度会更大,给我国能源和资源消耗造成的压力会更大,给环境保护带来的危害也会更大。”